股票入门基础知识、配资炒股、炒股配资,股票配资平台门户网
股票配资 > 股票书籍 > 股票短线交易技巧 > 序言 你早就是商品交易员了

序言 你早就是商品交易员了

股票短线交易技巧 2019-07-07 21:48149股票商品交易员了什么是股票的商品交易员了
    
 
    你早就是商品交易员了,我们一直都在交易商品。所以很早就是一个商品交易员。在股票市场也是一样,个你早就是商品交易员了,我们用钱去买股票,这也是交易。小明我们将讲述股票的短期交易技巧。

股票短期交易技巧:序言  你早就是商品交易员了
 
    不管你是否觉察到,你一生都在交易商品。当然,你可能从来没有以期货契约的方式买卖过猪肉,但肯定曾经用自己的车子、房子或古董和别人交换现金或其他物品。就算你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买卖,也一点有过用时间来交换金钱的经验,例如以老师、律师、水电工或管道工的身份赚钱。所以,你差不多早已是半个期货交易员了,只是自己从来没有觉察到罢了。
 
    当我们用时间来交易的时候,还要加上我们的技艺。这就是为什么脑外科医生每小时赚的钱比一般外科医生多,杰出的美式足球四分位球员的薪水比截球员和外科医生的薪水总和还要多的原因,因为他必须承担较大的事业风险。这并不是说某种技艺的价值生来超过另一种技艺,只是因为他的技艺比较难得,而且承担的风险也比较高,这种特殊的技艺可以让出售时间和这种技艺的人赚取较多的钱。
 
    控球及投篮技术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但是在芝加哥公牛队老板的眼里,迈克尔·乔丹的这些看起来没啥用处的技巧却是让球场爆满,并收取大笔电视转播费发财的大好时机呢。因此,“没有价值”的事物也可能隐含着极大的价值。
 
    我曾经在一场交易研讨会上阐述过这个观点。我把一张5000美元的支票放进信封袋。封好之后把它和其它14个相同的信封一起放入透明塑料袋中,每位学员都有机会抽一个信封,抽到5000美元支票的人就可以把钱归自己。
 
    袋中其他14个信封本来没有什么价值,突然间他们都变得有价值了!虽然除了一个信封以外,其它都是空的,但是每个信封都有1/15的机会赢得5000美元。因为每个信封或者每抽一次信封的机会价值333.33美元。一旦参加者开始从袋中抽取信封,那些空的没有价值的信封就变得有身价了。当5个信封被抽出来以后,机会就变成1/10,价值也提高到500美元。当袋中只剩下2个信封时,有些观众甚至愿意付2500美元来一试身手。此刻,没有价值的东西变得价值不菲了!
 
    这是你想要成为更优秀的商品交易员所要上的第一堂课。价值,就像美女,是情人眼中的西施。作为一名交易员,千万记住别去预测真正的价值,因为市场价值就是市场愿意支付的价格。市场或其他交易员的集体判断可能只是短期内愿意以这样的价格交易,但是价格是“王”,这就是所有交易的核心,很早以前我就懂得这一点没有必要争论。
 
    1974年,我判断牛肉价格会暴涨,所以我在每磅43美分价位开始大量买进,我很熟悉牛肉的“价值”,以这样的价格买进一定远低于它的价值。所以,当价格跌至40美分的时候,我买得更多。如果43美分算是便宜,40美分就更好了。
 
    接近38美分时我又抢先买进。但是却看着价格一路暴跌到35美分、30美分,最后跌到28美分——亲爱的读者,我就是在28美分被“三振出局”的。因为我能玩的筹码有限,这次交易让我在不到30天内损失约300万美元。
 
    两个月后,牛肉的价格飚升到每磅60美分以上,但是我已经离场了。以为能稳操胜券的交易不但让我惨败,而且还成了市场中广为传播的故事。虽然我在此后的25年里曾经赢过几场胜利(书中会提到)。
 
    多年的教训,让我感悟出两个重要原则:第一,价格无常:任何事情都可能在买卖商品或证券时出现;第二,虽然市场走势和方向值得关切,但知道如何分析信息才是最重要的。假如当年我能够准确地分析有关牛肉交易的信息,渡过黑暗期,可能会漂亮地大赚一笔。
 
    你绝对无法得知市场何时会如你所预期的那样表现。通常情况下,市场就像上帝一样,不会拒绝你的祈求,只是会延迟应验而已。谨慎的交易员会编织保护网来应付这种延迟,而资金管理是最该学习的原则。你所听过的惨痛的商品期货交易故事都是真的,一失足成千古恨,错不在市场,也不在交易员买得不好。事实上,每一位成功的交易员都会有买错赔本的时候,而且人数不少。
 
    你曾经听过被淘汰的人,他们或是单笔交易赌注太大,或是久久不肯认赔杀出的人。越早学会如何处理失败,你就越早能够在这个行业里积累财富。在这个行业里毁灭你的,不是成功,而是失败。这种失败并不会让你变得更有个性,而只会毁掉你的银行存款。
 
    你能获得成功的基础,都已经写在前一段文字里了。上苍也许能够预测市场,也许不能;价值也许能够长久,也许不能。投机就是预测未来,而这却是最困难的事情。即使聚集了绝顶精英的美国军方,也无法预测柏林墙会倒塌。你我泛泛之辈又怎能期望表现的比他们更好呢?
 
    权威的《运动画刊》杂志可以证明我们没有准确预测未来的能力。1997年,他们预言宾州州立大学将会是美式足球赛冠军,密西根大学将会落到18名。但是赛季结束时,密西根大学捧走了冠军杯,宾州州立大学则一蹶不振。预测中排名第三的华盛顿大学,却被本来连前20名都挤不上的冷门队伍华盛顿州立大学击败。这支球队后来还继续赢得了太平洋10强的冠军,甚至还差点在玫瑰碗体育场击败密西根大学呢!
 
    靠水晶球算命吃饭的人,逃不过预测失灵的命运。
 
    但请你牢记:你我虽然在价格变动之时无法预测天机,但却可以学习如何控制损失。依照数学理论,这绝对时奠定成功的基础,每一次的经验都是成功之母。
 
    有几年,我曾追随过某些利润预言家。这些预言家们声称,他们或他们的指标可以预知未来。最后我才发现,上帝并不想让我们看到未来。
 
    假如我们可以看到未来,我们的资产可以超过百万富翁许多倍。我们可以去赌马、赌轮盘、玩骰子,但哪个赌场会愿意让我们赌呢?如果今天可以预知未来的每一天,那人生将是多么的乏味!谁喜欢过这样的生活呢?探索的乐趣、未知的魅力、胜利的狂喜、突破的挑战全都不见了。
 
    假如我们因为拥有预知的能力都变成富翁,还会有谁会来为我们工作、种田、养牛呢?由于没有人需要工作,电话公司、电影、电视将不复存在。更糟的是,有谁会雇我们呢?
 
    正如我刚说过的,聪明绝顶的上帝绝不希望我们对未来知道的太多,自然也不会让我们对期货的未来有所了解。自认为是投机者的人,会以为期货市场是一种预测未来的游戏,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个游戏是一种建立正确策略、争取更多赢率并加以利用的游戏,它必须对游戏过程中的任何变化保持警惕,包括新的参与者、新的创意和概念。
 
    英文中“投机”(Speculate)和“眼镜”(spectacle)两个词都是源于拉丁文“specular”,具有“去观察”的意思。我们和赌徒是不同的,他们不会一直赢下去,他们只能希望好运站在自己这边,而非庄家那边;而我们这类投机者则会观察未来情况的发展。但我们知道未来是不确定的,所以我们善于利用恰当的保本技巧来保护自己的利益,并且赢得比赛。
 
    投机的艺术不仅讲究仔细的观察,而且还要考虑资金的安全,只做有把握的投资,而不冒没必要的风险。
 
    一、股票短线交易技巧最重要的市场信念
 
    基于多年来的研究和经验,我总结出一条很有效的信条,那就是:
 
    我相信当前我所进行的交易一定会亏损——而且会亏损得很惨。
 
    想法乐观的人可能会觉得这种信念太消极了。但乐观的想法可能让你觉得自己一定会赢,然后结果必然是买卖过于频繁而且持有仓位太久。总之,假如你是一个乐观派,最终必定只能抱着仓位等候那些永远不可能出现的反弹或回升。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执着地、一厢情愿地相信你会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信念将导致你错误地处置亏损的交易。这就是信念系统为何对交易员如此重要的原因。假如你的信念让你觉得目前的交易稳赚不赔,而实际上却不然,那么坚持信念的代价将是持续亏损,让你最终沦为输家。认为下一两笔交易会让你翻身或小赚的极端乐观信念是最危险的。成功的交易员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现在让我们看看我关于当前交易一定会亏损的信念,这种信念就是我不会向上帝祈求目前的交易要赢。的确,我一点也不相信市场是完美的。这种信念是有数字根据的:75%的基金经理人表现得比道琼斯指数差,80%的短线炒手输掉了他们的风险资本(risk capital)。就我个人而言,我所做的许多交易都没有赚到钱,而且我敢保证,你们中间许多人也和我一样。
 
    我所遭遇的重大损失,都不是市场的“过错”。“它们”从来不会不请自来。这些损失都是源于我自以为目前的交易必胜无疑,不遵循游戏规则的缘故。
 
    有些人认为信念系统会让人更为果断,所以信念程度决定了你的能力程度。我相当认同这种看法,我们是依据信念而行事的:那些精神信念刻画了我们的人生。
 
    有了相信目前交易极可能不成功的想法之后,你肯定会常踩刹车去保护自己。你一定会控制灾情,抢搭第一艘救生艇,而不会随船沉没。
 
    有了相信目前交易极可能不成功的想法之后,你肯定不会单笔大量进出,期望它能解决所有问题。当你持有一个大的仓位、大量的股票或期货合约时,只要稍许的损失就足以让你出局。
 
    对未来结果保持乐观的预期,会让我们承担不必要的风险。胜算不大的比赛一开始就盲目乐观,难免会自食恶果。
 
    二、股票短线交易技巧投机客生涯的开端
 
    我参加骑牛比赛,是因为我太懒惰而不愿意工作,太老实而不愿意偷窃。
 
    ——布郎(1996年世界公牛骑术冠军)
 
    我的投机客生涯开始于七年级,当时有个名叫高地的小男生,让我知道掷铜版可以赚多少钱。我们猜测从李维牛仔库的口袋里拿出的铜板是人头还是反面。在蒙大拿州毕林斯镇的日子,是我投机生涯启蒙的黄金岁月。虽然我在掷铜板中输了一些钱,但要是你问我除了美术课及美式足球以外,我还真正学到些什么,拿就是用铜板赌博可以轻松赚到好多钱。
 
    高中时,我已对所有投机客该知道的事情了如指掌了。慢慢地,我终于了解到高地和马康是联手来骗我的钱。他们一个人控制铜板的人头朝上,另一个人控制反面朝上,所以我根本赢不了,然后他们就平均分赃。但我也因此学到了什么是市场操纵。
 
    我没有报警或者报告校方。我用自己的方式解决。直到今天我还是不信任那些负责纠正错误的官僚们,他们不会及时伸出援助之手。
 
    杰克·麦艾佛迪是毕林斯最强悍的小孩,事实上他是全蒙大拿州最难缠的小孩。你只要想想在我们这个到处都是牛仔、流氓、旷工的宝地里,我还是这样描述他,就可以想象他有多凶了。杰克的块头并不大,但当他捶打你手臂的时候,你会痛之入骨。他天生力大无穷,每次打架都所向无敌。没有人敢靠近他,打架成了他的家常便饭。据说,后来他被一名洛杉矶警察所杀,大概是在公路追逐中身亡。事实上,杰克相当有女人缘,他一直和那位警察的太太偷情。
 
    玩掷铜板游戏的都不愿意和杰克玩。通常他会付帐,但他要坚决不付,你又能怎么办?恐吓他,然后被他揍个半死?啊,这是投机学的另一课,慎重选择你的搭档或合作伙伴。
 
    多年以后,我们利用理查德·乌马所开发的牛肉交易系统,把原本5000美元的帐户,操作成长到4万多美元。这事发生在乔治·蓝恩所设立的一家经纪公司里,他自称是热门的随机指标(即KD线)的创始人。事实上,乔治并没有发明随机指标,我也没有从经纪公司拿到4万美元。就在有关当局勒令蓝恩停业之前,我帐户的资金早被耗尽了。
 
    我从杰克那里学到的另一件事就是,强者都瞧不起弱者。我已经受够杰克在玩掷铜板时老是输钱不给,所以当他再次赖帐时,我在他肚子上猛力打了一拳。他简直不敢相信,瞪着眼睛问我:“你干嘛这么做?我现在就要打得你满地找牙!”
 
    我能说的就是:“有种你就试试看。我已经受够了你老是不遵守游戏规则的鬼把戏。我知道你会拆散我身上每一根骨头,而且会觉得很爽,但绝对比不上我敢对抗你的痛快滋味!”
 
    杰克回答说:“算你有种,我服了你了。”然后付给我刚刚赢到的铜板,就走开了。事后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但再也没有玩掷铜板的游戏。
 
    每一个蒙大拿州的人工作都很勤奋,我父亲和别人一样卖力,每星期在一家炼油厂工作40小时,周末还在锌博士的硫磺精炼厂加班几个小时。另外,他晚上还熬夜苦读,选修电子方面的课程,好让自己成为雇主科诺科石油公司里更有价值的人力资产。这些让自己更具优势的努力和忠诚并没有白费,他因此获得了升迁。
 
    有父亲在炼油厂上班的好处之一就是,他们上大学的子女放暑假时可以到厂里来打工。我也曾在炼油厂打工,但这段经历只是增强了我将来别象他们一样做牛做马的信念。他们做的是工时长又经常换班的工作,这一周下午3点半去上班,下一周又变成晚上11点半,再下一周可能就要下午3点半或者是在早上7点半开始工作。我觉得这些工作安排既不规律又没道理。在我看来,这些人只是在闷热、恶臭、嘈杂的炼油厂里,从事无工时限制的自愿劳动罢了,这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
 
    一个炼油厂必定有上百万个阀门,而我确信他们开关的方式是一致的,但我永远搞不清楚哪个方向是对的。这让人觉得非常沮丧,因为不但显得我很笨,而且还损我父亲的名声。他对机械事务无所不知,几乎天下没有修不好的机器。假如我要动心脏手术,我相信他胜过相信医生。
 
    父亲的手很巧,能做能修(我们家的房子和母亲精致的家具都出自他的手笔)。我觉得部分原因是源于我们没有钱请人修理,穷人往往比富人更能练就十八般武艺。
 
    当别人把我和我哥哥做比较时,我的笨拙就成了他们取笑的对象。哥哥天生就懂得怎样在炼油厂里工作,而且似乎和长辈们处得很好。而略为懒散、渴望独处以及除了画画以外什么事情也做不好的性格,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能。运动是一种可以让我快速拥有自尊的方式,但球赛结束后,这种成就感也就跟着结束了。我会躺在床上梦想,编织种种迈向美好人生的大梦,也好奇地想知道那些少数拥有豪宅的人是怎么成功的。我很不满意现状,我要找一条适合自己的出路。
 
    掷铜板似乎蛮有道理的,但伪造驾驶执照(一张5美元,出生证明一张20美元)的收入更多,我有限的艺术天赋会让我赚更多的钱,而且可以独自一人工作。这当然是有风险的。我喜欢做一些普通人做不来或做不到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不需要重温父亲当年单调生活的满足感。除了一件事以外,我父亲一生对任何事情都循规蹈矩。
 
    当猎鹿季节开始时,老爸会把所有的规矩都抛到脑后。我们猎杀足够的鹿、羚羊、麋鹿让全家终年温饱。我们那张猎鹿许可证用了3、4次左右。当面临生存问题时,我深深体悟到规矩根本是无所谓的东西!人都要冒险,我老爸也不例外。在狩猎行动中我最爱什么呢?是把猎物装入袋中,还是甘冒猎捕过量的鹿、鱼或其他猎物而被逮到的风险呢?我常常思考这个问题,这两种行为各有其刺激之处,我的投机生涯也就此展开了。
 
    真正优秀的投机者喜爱刺激,也刻意去寻求刺激,他们会把它当成某种智商的喷涌。
 
    这也许说明,为什么我喜欢放学后在街角卖报纸,或逐户敲门兜售圣诞卡及植物种子赚取零钱。我是在冒险,因为我从来就不知道是否卖得出去。或许我也可能只是站在那里,开口说话,展示一些商品,就能赚好多钱。
 
    我看够了辛苦工作的景象,而且了解自己一点也不希望过那样的日子。就像公牛赛的骑士一样,我是“太懒惰而不愿意工作”,又被教养成“太老实而不愿意偷窃”。高中毕业后上大学或加入海军,似乎就是我正确的出路,也是我父母所企盼的。他们经常鼓励我们只有上进才有好日子过,而上大学就是开启好日子的那扇门。
 
    1962年,我问某人报上所写“成交量最活跃的”股票排行榜是什么意思。他的答案令我着迷,“你看见通用汽车一天涨了1.5美元吗?如果你昨天买进100股,那你今天可能已经赚进150美元了。”
 
    一天赚进150美元!
 
    哇,这当然比掷铜板好啦!在那个年代,150美元比炼油厂工人一星期的工资还要多。这看起来很简单,获利又高的吓人。接下来的两个问题是,怎样开始以及我这辈子想要怎么过了。我对这些看似容易赚的钱一见钟情!
 
    这种迷恋带给我一生中最大的挑战,让我从1962年开始,几乎每天都勤奋地工作。我唯一从市场中“休假”的时间是我在1978年及1982年竞选美国参议员期间。除了这两段“插曲”之外,我每天都在“工作”,我相信老爸一定会感到欣慰的。但是,这种工作绝不象在炼油厂或大学毕业前后所做的。
 
    由这个经验,我相信成功投机者的心中会有三个动机:赚大钱的强烈欲望、希望或渴望胜过别人以及不满现状的心态。这股强烈的不稳定的特质,对投机者而言似乎是一项重要的资产。虽然大多数人都在追求安定的生活,但我从不觉得那是健康的,普通人绝不会创造出伟大的事业。我偶尔也想过稳定的生活,但这种想法只会持续几秒钟。我想不稳定的个性是一辈子跟定我了,如果我的生活方式能够透露出什么信息,一定是这种不稳定的个性煽动了投机者心头的那把火。
 
    假如市场能让我向世界、过去的女友、父母、兄弟,甚至我不认识或心里压根记不起来的人“证明”我是个有价值的人,我可以不要赚钱。批评我自大或许并不过分,但我绝不是在吹嘘,而只是要让他们见识到我克服困难的本事。
 
    写这本书的目的是让世界知道我如何绝处求生。
 
    假如这些话能够引起你的共鸣,那么请系紧安全带,你就要驾驶你的人生之车上路了。

备案号:琼ICP备33246251号

邮箱地址:
股票配资平台